啊这样啊哈哈哈是樱凌:)

这里樱凌,想到什么写什么吧,现在主修摸鱼,诈尸ing

【all金主雷金】关于那个晚上……(上)

*主雷金,次瑞金、双金

*文笔渣,萌新(。),超级ooc

*年下,金的实力大于所有人,包括“神”和黑金

*金可以控制黑金,区分点为眼睛的颜色

*末世之后背景注意,可能会有血/猩描写

*为了方便,警//察:安巡  特//种//兵:特卫  武//警:武巡

*不清楚和/谐的规则,可以评论区告知我,我可以改过来,看的时候会有些小不通顺

*这篇只是个番外,番外,算是正文的背景?但不看正文可以算是独立脑洞,具体看了再说吧。

ok?

go――

1

黑暗中火光明明灭灭。

“适可而止,各退一步。”银发的头领吐出一圈惨白色的烟。

冰冷的语调夹杂着子弹上膛的火药味儿。

“嘿!那么――称呼您为'鬼面'?”另一边的头领挑了挑眉,吹了个响亮的口哨,比了个手势。

“怎么?怕了?”

轻佻玩味。

“呸!”

“鬼面”唾了一口,似笑非笑地看着打了个不标准绅士礼的男人,碾过被丢弃的软中华,“这样多没意思,有兴趣喝一杯吗?”

“雷狮先生?”

还有点咬牙切齿的意味。

2

“老大……不打了?”扎着金色马尾的男人挠挠头。

没有人回答他,对面另一位银发的头领已经准备带着人手离去。

“不去砸场子吗?我们老大可不像你们老大那么高调,就算被发现了也没有问题哟?”

另一位收拾枪/械的少女回过头,脸上是戏虐的笑容。

“你是说――一个把头发染成银色和一个用头巾扎成杀马特的,看起来只是侥幸存货不知天高地厚的高校学生?”

被称为骗徒的男人脸上带着同样的笑容。

少女干笑一声――

“好吧,亲爱的,结果我们已经有了定夺,回去问你们老大吧――讨厌的家伙,可别再见了。”

脚步再没有停顿。
轰轰烈烈的闭幕,剩下三个人也把各自的装备收拾好。

“……”

“再见。”少年拉起了围巾。

“嘿!卡米尔!走了!咋们等老大回去再说,可惜没打成――”

3

“帕洛斯!”佩利揽住骗徒的脖子。

“我总觉得老大哪里怪怪的……帕洛斯?”

佩利撞了一下帕洛斯。

“嗯?”帕洛斯回过神,看着佩利。

“笨狗你的直觉很敏锐嘛――”

帕洛斯笑了笑,对着佩利的问号脸却没有开口解释。

说起来……

似乎是从“鬼面”开口之后啊。

有意思。

4

“没想到……嗯,我是说,赫赫有名的'鬼面'原来也会在酒吧那种地方――”

雷狮噤了声。

一把银色的小巧手木仓抵在雷狮的太阳穴。

雷狮有一瞬间的愣怔――太快了。

他不知道对方怎么出的手,看不清,分不明。

连残影都难以捕捉。

危险。

雷狮给他打了个标准。

但很有意思,不是吗?

“嘿,这可和我们说好的不一样。”

“闭嘴!”男人收回木仓,搁下自己的面具。

但银白色的危险机械不见了。

雷狮“啧”了一声。

其实他更想打个口哨――当然,除了对方的手段还有一个原因,那张脸。

和声音绝对不符的稚嫩,微皱的细眉下是一双半阖的双眼,看起来有点困倦――这是当然――其间的妩媚将干净透彻的莹绿拉扯出一抹细微的诱/惑;嫩粉的唇有点破皮,而半勾的弧度更是显得暧昧,银白色的发丝乖顺地贴在主人的肌肤上,但并不妨碍空中张扬肆意的银丝宣示自己的存在感。

――不能否认加了滤镜,但昨夜却的确不是如此。

泛红的眼角透着的是主人无力的屈服,湿软的眼眸和闪光的泪水之中只有肆/虐者残忍暧昧的调/笑,在白净脸上的泪水和精/液之下是逐渐艳丽的羞涩,微张的、被啃咬成血色的双唇随着透明液体的流淌溢出两声破碎的呻/吟,被情/欲染成红色的身体以及交缠的发丝――干净、漂亮的少年,和一场淋漓尽致的欢愉。

却绝对没有如此的妖冶和霸道。

那――总不可能是第一次开发就这么到位吧?

雷狮出神的想。

银白色的手木仓又抵了上来――桌底下,对着隆起的巡裤。

5

就好像雷狮不明白为什么昨天晚上还在自己身下求饶的小鬼怎么今天就成了他特卫退下来的,第一次的任务目标――白帮黑名单均占第一的“鬼面”――虽然是谈判――一样。

“我说,我记得我付过报酬了?”

雷狮耐心不是很好。

“嘿,你是说今天早上床头的那五张红头儿和那两盒的安/全/套?”

黑金耐心也不是很好,他喜欢直接动手,能动手绝不逼逼。

黑金也不明白怎么一个晚上的功夫自己的主人格就被日成了小白花,一大早上就抱着自己嘤嘤嘤哭诉――就像刚才看到雷狮隆起的那团二两废肉一样呆滞住,然后投入自己怀里――虽然佳人在怀的感觉还挺爽。但对于抱着不可告人的小心思的黑金来说,失身的烦恼在看到所谓报酬后到达了极点。

而且他敢肯定,这个满脑子黄色废料的家伙昨天晚上是第一次。

6

“平均价可是两百,小鬼――”

“你的技术真烂。”黑金冷笑一声,“二十一岁的小屁孩,你该庆幸自己早上走的早,不让老子早就一木仓崩掉了你那玩意。”

沉默――

好吧,应该能够理解,毕竟事关男人的尊严问题。

黑金冷静的看着雷狮解下自己的头巾,那一头黑毛就是发胶也固定不住他的桀骜不驯。

发量还挺多,纠几把下来应该没有问题。

雷狮掏出了一把黑色的木仓,黑金不知道什么型号――他又不是专业的,武器顺手就用,手木仓照样给你玩成98k――看得出自始至终他都很用力,手上的青筋几乎暴起,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忍耐,黑金向来懒得管除了金之外的人和事,更不用说猜别人心思这种麻烦事。

雷狮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兀得一声,扣下枪,凑近对面人的脸,却骤然发现他的瞳孔已经不知何时被拉的细长,中间有淡淡的血红蔓延开来,红与绿,却意外地和谐。

意外地让人不爽。雷狮倒在沙发上,嘴角的弧度却在拉大。

而且也没有了刚才和昨夜让人忍不住亲近的感觉――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坏的感觉,但好像确实是一个有用的情报。

“你昨天晚上可不是这样讲的――要我给你重复一遍吗?”

金从雷狮凑过来开始就挂在黑金脑内的意识体上,现在被雷狮的调侃搞的几乎尖叫。

“哥――呜呜呜他就是个大混蛋――流氓!嘤――”

金伏在黑金肩上哭泣。

他现在后面还涨地要命,要不是人体力够充沛,黑金又看着,今天能不能来都是个问题。

黑金在意识中揽住金,顺手摸着腰,好似在安抚,手有一搭没一搭地蹭着细腻的肌肤。

但表面上仍然尽职尽责当个妖娆诱郎――

他凑过身去,声音压低,看着避开的雷狮笑了一声――

“My dear,回去告诉你的长官,谈判完毕,一切都会顺利进行。”

7

刀侧在少女的脖颈。

“前因。”

“嗨!别瞪我!”黑发少女耸了耸肩,“可是您现在确实是头上悬了把烈斩都不自知啦,我们最最亲爱的格瑞大人哟――”

“凯丽。”格瑞警告出声。

“好吧好吧。”凯莉把刀往旁边推推,倒在沙发上,“虽然我也很心痛,但事实就是如此,那么的狗血啦――单纯可爱漂亮善良的女主小白花在惨遭自己两情相悦的竹马告白被拒后伤心欲绝痛苦深夜买醉在意识迷茫之下与被人下了药的英俊帅气霸道多金冷酷的男主角大灰狼,于是干柴烈火一箱碰嘛――”

说完凯莉自己先做了一个干呕的动作。

她没有等格瑞开口,继续说:

“你就是那个倒霉蛋竹马喽,按照接下来的剧情应该是男女主分开醒悟的男配乘虚而入,不过你们可能确实两情相悦,但是我们的女主角可没有向你告白,昨晚上你和谁一切走来着,忘了。反正金看到后就拉着我――哦,我没把人看住是我的错啦――反正说什么'我最好的朋友他居然背着我――'然后就开始顿顿顿咯。”

凯莉无视格瑞越来越黑的脸,自顾自要走了。

“你可长点心吧瑞哥儿,末世是两年过去了,可我们那一套还没有过时呢,偶像包袱再不放一放――”

她回头眨了眨眼,发出因为不明的笑声,离开了。


我写手稿的时候就满脑子表情包。

格瑞:笑容逐渐凝固jpg.

金:尖叫鸡jpg.

雷狮:我冷痉不下来jpg.

黑金:我允许你先走39.99999米jpg.

凯莉:嘻嘻嘻十八连jpg.

佩利:我常常觉得自己因为不够淫/荡而和你们格格不入jpg.

帕洛斯:因吹斯婷jpg.

这是 上,回忆杀,时间点为末世两年后。

正文时间线是末世四年后。

别忘了标题是什么,下 我就开始放飞自我了,但是现在手稿卡在即将面基(也就是结尾,具体面基是主线剧情了)所以可能还会再分(中),至于时间:)兴致来了每天晚上就码完,兴致没有下星期都吐不出,南方冬天很冷,大半夜徒手码字不开空调更冷,保证是不会坑掉

注意:下 有弹幕体,会很长,很长。

我可能会写其他的(如主瑞金,主嘉金)其中会涉及到末世题材。

但正文始终是all金不会过于倾向并且多为木仓械,元力战争。其中可能会出现带表情包的论坛体,注意避雷。

更具体的设定我可能会专门开一篇,传送门看情况。

最后,求喜欢求评论qaq救救孩子吧

最后的最后:不知道哪里戳了老胡特的敏感点,原来发的禁阅了,改了一下。

来宝贝们和你们分享个东西

不知道有没有看过《我开动物园那些年》没看过也没有关系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这样,里面的攻,陆压,三足金乌

目前定义是鸟禽

有三条腿

你们应该知道我要讲什么了

之前和闺蜜讨论拉扯半天,大概如下

我:话说鸟类本体没有jj啊这样园长压力不回很大吗自己本体有大jj(其实我想说蛇有两个jj不知道龙有没有)陆压只有生殖孔连jj都没有鸟类做/爱精/液都会出来吧结果床上陆压那么猛的话园长没有问题吗?

闺蜜:当然没有问题啦

之后开始扯皮

突然,

闺蜜:诶话说回来陆压本体有三条腿耶人形只有两条腿……

我还没有来的及说话

闺蜜:对啊他前面还有一条腿:)

我:你清醒点青鸟要骂人了你清醒点!!!!

我们两开始笑

然后emmmm

我:你说前面第三条腿如果人形真的是腿……

我们两开始想象画面,然后开始笑

你以为结束了?

不。

我们上楼,我突然脑子灵光一闪。

我:你说那有没有可能第三条腿和鸟爪一样……

闺蜜陷入沉默

我:对宝贝就是你想说那个鸟爪,红毛之下之后一指不到三只锋利鸟爪的鸟爪,在那个位置……

晚上睡觉的时候掏出小鸟爪对着园长邪魅一笑(bu

你们自己体会吧


园长:??!!!

有空磨磨我闺蜜让她画画看?

(这可是个数学课话健男肌肉腿穿吊带蕾丝中间镶了一个鸡头的魔鬼)



把以前的lofter清了

倒也不是说什么羞耻:)

就是嗯.……

本来打算退圈了,但是lofter就一直没有删掉

今天回来突然看到粉丝涨了五个还有五十多个喜欢

就嗯……

难说是感动,但确实心情复杂

我对lofter的感情一直不是很深,往难看里说,因为一直觉得自己文笔烂人也烂觉得圈内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所以本身没有什么责任感

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对到现在也是,因为……

这个很难讲

有时候也会觉得好不好真的有哪个小傻瓜等我啊但还是没有点开lofter

然后才惊觉已经两年了

两年

lofter算是陪着阴阳师一起和我度过的这两年,因为三次元的一些事情,戾气一直很重,直到近几个月才算稳定下来

说起来也算是笑话,阴阳师开服雀之羽第一批老玩家,签到372天,卡在46级

和lofter一样我都觉得是个笑话

但人现在变佛了在作业积压之下就有点怀旧,

难讲。

其实我觉得每天打打游戏看看小说挺好的,但还是想写点什么,画点什么

好歹给自己的“喜欢”一个交代

这是最糟糕的

lofter在我眼里和其他社交软件没什么不一样,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想,但是看的将近630个粉丝还是有一种想写什么的冲动

lofter算重开啦,佛系码字,要是受不了缘更可以不用粉我的,但千万不要在我文地下撕

人在虚拟世界里还不是因为三次元一堆破事想找个地方发泄

但是有时候一些话真的会将人逼疯

想到什么写什么想到什么画什么

还是回来了

我想看看有没有还认识的人给我打声招呼

好歹是两年了嘛:)就没有还认识我的老朋友嘛:)

孤单。

修身养性那么久文风有很大变化,会开系列,但是更新不定

听说出了集合?是个好东西